我一生的爱人

情感文章

我一生的爱人

更新时间:2018-07-26 11:36 手机版

我一生的爱人

  阿爹的阿爹,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,关于他的大半生,或者关于他的之后。

  他说,他三岁多的时候就已经将祖母的烟锅拿下来叼到自己的嘴里允了,以致之后的几十年里他的烟已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了,能够不吃饭但不能但是烟瘾。小时候因好奇,把他刚买回的玛瑙烟锅叼到我嘴里,被他狠狠打了一耳光,按他话,女娃子,阴气重,叼了之后就没色了,直到此刻,我也记忆犹新,那是他唯一一次打我。当然他一咳嗽气都没有的的气管炎就应也是这样来的。

  阿爹的阿爹,有十个兄弟姐妹,而能长大成人的也就只有他和比他小一岁的弟弟,听他说,其他的兄弟姐妹多有病逝的,也有被狼叼走的。阿爹的阿爹无疑,是幸运的。[由Www.DuanMeiWen.Com整理]

  阿爹说,他的阿爹是出了名的好脾气。包产到户分土地时,别人家抓到贫瘠的地,我们家抓到肥沃的地时,别人不同意,要求重新分,可我们抓到贫瘠的地时,他啥话也不说,还笑呵呵,不论啥地总要有人种。就为这事,阿爹总会说起,那时如果分到好地,家里的光景早在几年前就好多了……可我并不觉得。

  阿爹的阿爹也是个孩子。

  阿爹的祖父去世时刚好是零八年地震后的第三个月,我十二岁,他刚花甲。那天天很阴,他一向陪在身边,伺候吃喝,明白晚上。消息一出,他边急忙找人换衣服,进进出出,我还想,他这个已经历沧桑的人就应不会太难过的,明白出丧后的,他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哭,孩子般。他说:我的阿爹走了,没有带我。我也哭了,不仅仅仅因为刚逝去的亲人,还是因为心疼,心疼他此刻的难过。

  年少自以为是的独立是有哀愁的,但有些东西是刻在骨子里的。比如,来自亲情的温暖。

  他会因我回家,提前握着手机等电话,把亲戚拿来看他的礼品拆开,等我回去,深怕逃荒的我吃不饱。大学了,每次打电话会问他,你想我了没,他总是笑呵呵的,说想阿,问他怎样想,他就停顿了,过一会说,吃饭想你吃饱了没,天冷时想你穿暖着没,和同学处着好不好……每次这个时候都是最温暖的时候,即使每次回答都是一样,可依旧暖。每次离家,他都会送我,即使我赶车走的快,他也在后面跟着,像个小朋友,直到我车到了他看不到的地方才回去。

  阿爹的阿爹,我一生的爱人!(作者:李花梅)

本页面《我一生的爱人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我一生的爱人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escortsbangkok.com/qinggan/46015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